最高检颁布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范例案例要求依规则范办案

2019-11-30 admin

人民网北京7月19日电(记者孝金波 实习生贺鑫城) 7月18日,最高人民查察院颁布《查察机关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范例案例选编(第三辑)》,并印发通知,要求各地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,既要从严冲击黑恶势力犯法,又要严格遵循罪刑法定、证据裁判、犯警证据排除、措施公道等法治原则,依规则范办案,既不降格措置惩罚惩罚,也不酬报拔高,确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始终在法治轨道上推进。

丰裕阐扬诉前引导感化 准确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犯法

在“张某甲等14人组织、带领、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案”中,张某甲控制长江某水域犯警采砂行业,向采砂船收取“掩护费”。并且为连续牟取犯警利益,张某甲先后网罗了被告人李某某等人,有组织地实施了故意伤害、聚众打斗、寻衅滋事、故意毁坏财物、犯警拘禁等犯法勾当,造成1人死亡、2人轻伤、多人轻微伤。

2019年3月27日,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:被告人张某甲犯组织、带领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故意伤害罪等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褫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充公小我私家全部财产。其他被告人分袂被判处三年至十三年有期徒刑,并惩罚金或充公小我私家全部财产。

最高检指出查察机关要注重串并研判,深挖涉黑线索,丰裕阐扬诉前引导感化,提前介入侦查,积极引导取证,全面审核证据,整体操作独霸个案之间的内在关联,深挖幕后主犯,准确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犯法。

对峙关联审查、深挖彻查 依法管理涉黑涉恶犯法案件

2015年11月至2017年12月期间,被告人成某某、黄某某等人通过有组织的实施聚众打斗、故意伤害、寻衅滋事、贩卖毒品、开设赌场等13起违法犯法行为,造成1人死亡、1人重伤、3人轻伤、5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。

2019年1月17日,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被告人成某某犯组织、带领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故意杀人罪、聚众打斗罪等,数罪并罚,判正法刑。对被告人王某甲、唐某某等12人凭据各自所犯法行,分袂判处二年三个月至十七年有期徒刑。

最高检强查询拜访察机关要丰裕阐扬诉前引导感化,对峙关联审查、深挖彻查,围绕黑社会性质组织犯法“四个特征”,积极引导侦查取证,依法准确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犯法。

准确追诉漏罪漏犯 依法认定恶势力犯法集团

2011年至2017年期间,被告人彭美春纠集陈涛、谭义洪等人,在屏山县锦屏镇、屏山镇、龙溪乡等地多次实施违法犯法勾当,此中故意伤害1起、聚众打斗1起,寻衅滋事5起、开设赌场、寻衅滋事等违法事实6起,造成1人死亡、3人轻伤、4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。

2018年3月28日,宜宾市人民查察院先以彭美春、肖体洪等8人涉嫌故意伤害罪,向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2018年9月25日、10月26日,查察机关依法追加告状遗漏被告人和违法犯法事实,追加认定其为恶势力犯法集团。

“对涉案人数众多、且时间跨度大的犯法案件,查察机关如果就案办案,没有对峙深挖彻查,极易导致对恶势力犯法不能‘打早打小’‘打准打实’。”最高检指出,查察机关对公安机关移送审查告状的普通刑事犯法案件,发明案件涉黑涉恶但未予认定的,该当通过退回增补侦查,明确侦查标的目的、增补收集证据,并丰裕运用自行增补侦查,查实黑恶势力组织布局、违法犯法事实以及造成的社会影响,依法追诉漏罪漏犯。

精准认定恶势力犯法集团 依法适用认罪认罚从宽

2013年8月至2017年12月期间,被告人杨昊为犯警敛财,纠集被告人杜沅孙、刘力、沈康康等人从事犯警放贷勾当,在多地实施寻衅滋事、聚众打斗等违法犯法勾当10起,形成了以杨昊为首要分子的恶势力犯法集团。2016年6月至2018年3月期间,被告人方亚东为犯警敛财,纠集被告人张卫东、毛源、董香城等人从事犯警放贷勾当,在多地实施聚众打斗、寻衅滋事等违法犯法勾当6起,形成了以方亚东为首要分子的恶势力犯法集团。

2018年12月5日,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该案。因25名被告人均能当庭认罪认罚,可以依法从宽惩罚。对被告人杨昊、方亚东均以聚众打斗罪、寻衅滋事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;对杜沅孙等23名被告人分袂判处拘役六个月至五年三个月有期徒刑。

最高检暗示,对犯法组织不够固定,姑且雇佣特征明显,未在必然区域形成犯警控制或造成重大影响的,依法不予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。涉黑涉恶案件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本身的罪行、认可指控的犯法事实、愿意接受惩罚的,查察机关可以依法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。

不切合“四个特征”的犯法案件 不能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法